位置: > 娱乐八卦 > 正文 >

中西两场盛宴 比较画技异同(二)

2017年09月13日 05:32来源:网络整理手机版

第四人:是一位北宋皇帝

他讲述了一个关于《韩熙载夜宴图》的故事:李后主爱惜韩熙载的才华,又顾忌其犬马声色的名声(也许出于好奇心),于是派顾闳中客串“间谍”去他家偷看,目视心记后,回来画了一幅画,就是流传后世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。接着,语气一转,严厉批评道:作为国君,不懂的君臣礼数,为了一己龌龊的好奇心,变态地偷窥下属私生活,有失体统,这幅画不如扔了算了!具有讽刺意义的是:这段堂而皇之的话是出自“北宋版李煜”宋徽宗赵佶的《宣和画谱》。不论是性格爱好,还是人生境遇,两个人都是那么的相似。

(转自《宣和画谱》:顾闳中,江南人也。事伪主李氏为待诏。善画,独见于人物。是时,中书舍人韩熙载,以贵游世胄多好声伎,専为夜饮,虽宾客揉杂,欢呼狂逸,不复拘制。李氏惜其才,置而不问。声传中外,颇闻其荒纵,然欲见樽俎灯烛间觥筹交错之态度不可得,乃命闳中夜至其第,窃窥之,目识心记,图绘以上之。故世有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。李氏虽僣伪一方,亦复有君臣上下矣。至于写臣下私亵以观,则泰至多奇乐,如张敞所谓不特画眉之说,已自失体,又何必令传于世哉!一阅而弃之可也)。

下图为宋徽宗(1082—1135)。

中西两场盛宴 比较画技异同(二)

第二场盛宴

1562年,一座位于威尼斯圣乔治·马焦雷岛(San Giorgio Maggiore)的本笃会教堂内,供教士们用餐的食堂刚刚翻修完成。为了装饰食堂内部的一面墙,教会决定聘请当时最出名的画家制作一面大画,题材要选用《圣经》中与宴会有关的故事,以营造一种神圣的气氛,仿佛他们每天都可以跟耶稣基督一起用餐,聆听教诲。下图为威尼斯的圣乔治马焦雷教堂,其建筑是文艺复兴时期著名设计师安德烈亚·帕拉第奥(Andrea Palladio)的杰作。

中西两场盛宴 比较画技异同(二)

其实,食堂里的宴会壁画算得上是天主教会的传统,就像70多年之前,达芬奇为米兰圣母感恩修道院的食堂绘制的《最后的晚餐》一样。

本笃会这一次聘请的画师名叫保罗·委罗内塞(Paolo Veronese),当时威尼斯最炙手可热的大师。见下图。

中西两场盛宴 比较画技异同(二)

他们选取了《圣经》中的迦拿的婚礼为题材。

故事是这样的:耶稣陪伴着母亲玛丽亚和新近招收的四位门徒,到他家乡不远的迦拿参加一场婚礼,当婚宴进行到高潮之时,主人忽然发现用来招待宾客的酒喝完了。眼看婚宴就要不欢而散,玛丽亚暗中请求耶稣出手相救。

可是一旦耶稣彰显神迹,他救世主的身份就会公之于众。千百年来世界各地的先知预言都揭示了救世主出现时的神迹预兆,此时耶稣如若出手相助,无异于高调宣称自己救世主的身份。而若干年以后,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,其原因就是他宣称自己是上帝之子和犹太人的王(前一句被犹太教徒认为叛经离道,后一句则有颠覆罗马政权之嫌)。

因此,在《新约·约翰福音》中记载着耶稣对母亲说的一句话:妇人,我与你有何相关,我的时候还没到。耶稣的母亲对仆人说,他告诉你们什么,你们就做什么。耶稣命令仆人将6个石缸都盛满水。他们照此办理,于是耶稣又告诉他们舀出一些水来,送给首席侍应。侍应品尝时,水已经变成了酒,他并不知道是耶稣所做。然后他对新郎说,新郎违背了宴席上先上好酒的风俗,把好酒留到最后才上。下图为委罗内塞《迦拿的婚礼》

中西两场盛宴 比较画技异同(二)

作为大师提香的徒弟,委罗内塞是威尼斯画派的代表人物,他的画作至少从三个方面体现出威尼斯画派的特色

1. 绚丽的色彩

委罗内塞的画作颜色斑斓,纯净明丽,富于激情。他使色彩成为诸多绘画要素中最为重要的因素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bjsjyjxlt.com/ent/48956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